碧玉麒麟 第23章 祭坛
更新时间:2019-09-11

  这个时候我忽然害怕了,不知道因为什么,或许是因为斜坡下面无边的黑暗。人都是会害怕的,除了畏惧自然的黑暗,还会畏惧自己的内心。我觉得我当时和唢呐张一起发出来的毒誓就是个笑话,我应该没有那个能力能解决我现在的问题,开弓没有回头箭,也许我现在已经回不去了。

  唢呐张似乎是看出了我开始退缩,挡在了我的前面率先下去,如果下面没有什么问题,那我们再下,如果下面有什么我们暂时解决不了的东西,那就只能再等等。我开始不同意,但还没来得及阻止,唢呐张就已经从斜坡上滑了下去。

  斜坡是四十五度角倾斜而下,斜坡的下面是一片无边的黑暗,没有灯光没有星光,什么都看不见,也听不见任何声音。唢呐张滑下去的声音可以听得见,但很快就消失了。

  我们在上面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唢呐张发上来的信号,我很焦急,对梅如画说:“我也下去看看,你带着张雪,如果有什么事,她会保护你。”

  张雪听我那么一说,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梅如画却不愿意了:“为什么是她保护我而不是我保护她?你下去吧,放心,有什么问题,我下去救你!”

  我点了点头,心道现在不是谁救谁的问题,而是我们能不能安全度过这个斜坡的问题。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个斜坡充满了畏惧,好像能够提前感觉到在下面存在着一种恐怖的东西,让我本能的产生抗拒心理。

  斜坡是用青石砖铺贴而成的,表面光滑无比,人走在上面会不自觉的向下滑。应该是古人在修建这个青石板斜坡的时候在上面涂满了油。我走了几步就觉得重心不稳,立即蹲了下来。当我蹲下来的时候,我的身体就开始逐渐向下滑去。开始的时候速度不快,到了一定程度之后,我的速度越来越快,逐渐控制不住了。

  随着速度越来越快,我开始想办法让自己停下来,可是青石板上什么可抓地方都没有,要想停下来,只能帕着。我手中的手电筒光线因为我紧张的动作而随意摇晃,忽然的,我看见了手电筒照到了斜坡两旁有许多平台,每一个平台上面都有雕像,似乎是某种动物,因为光线不够,我看不清到底是什么。

  每一个平台都是单独存在的,四个平方大小,像是用石头做出来的柱子顶起了这个平台,如果再贴切一点的话,就像是大海里的钻进平台缩小版。

  我的速度越来越快,我开始担心我到青石板斜坡下面的时候能不能安全的停下来,速度快了起来,我也开始控制不住我的身体,逐渐的,我失控了。

  正当我焦急万分的时候,我忽然感觉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身体忽然遇到了巨大的阻力,巨大的惯性让我又滑出去了两三米才停下来。

  我一听是唢呐张的声音,立即抬头看去,果然是唢呐张。他正蹲在斜坡旁边的平台上用手中的唢呐勾住了我的衣服。

  “别动,我慢慢把你拉过来。”唢呐张说话的声音很小,似乎怕吵醒到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他把我小心翼翼的勾到了他的身边,让我和他一样蹲在了这个平台上。奇怪的是,这个平台上没有雕像,唢呐张蹲在我的旁边轻声对我说:“你看那边。”

  我顺着唢呐张指着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了在另外一个距离我们十几米的平台上,一个瘦小的人影正在重复的做出一个动作,似乎是用菜刀在剁着什么东西,距离不远光线不够,我看不清那个人到底在做什么。我刚要问,唢呐张忽然捂住了我的嘴,用手电筒悄悄的照了过去,这时候,我才清晰的看见,那个瘦小的人影正是张雪。

  此时的她穿着一身说不出是什么颜色的衣服,非常怪异,正蹲在平台上不停的用手中的匕首剁着一块块肉,我不知道那是什么肉,但我的感觉并不好,看见那些肉就想吐。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都不知道张雪是什么时候下来的,而且她在剁那些肉的时候,面无表情冷血无情的样子让我胆寒,女人的心有那么歹毒吗?

  我紧紧的盯着她,突然的,她似乎被手电筒的光线影响到了,立即转过头来看着我们,把我吓了一大跳,唢呐张立即关掉了手中的手电筒,但已经晚了,张雪像是会飞一样从她所在的平台上跳了起来,像野兽一样扑到了我们所在的平台上。

  我瞪大了眼睛,见她此时已经扑了过来,再不跑就来不及了,立即拉着唢呐张向斜坡上跳,可刚跳过去脚下便是一滑,两个顺着斜坡不受控制的一直滑到了底部,紧接着身体自由落体,开始继续下坠。

  刚才唢呐张说这下面是一个巨大的融洞,我想到这,心道这下真完了,神仙都救不了我们,可是刚想完这点,我的身体便噗通一声掉进了冰冷的水里,巨大的冲击力把我的后背摔得剧痛不已。

  好不容易从水里钻出来,露了头之后才看见周围有光。在附近的墙壁上有许多绿色的光,不知道怎么形成的,那这个地下水源照得绿油油的,显得阴森诡异放佛阴曹地府。

  “唢呐张,张青!?”我大喊了一声,开奖直播。没有回应。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感觉真像是到了阴曹地府,周围没有一个人,像是被人类给抛弃了。

  “别喊了,我在这!”张青的声音传来,我顺着声音找了找,却是在斜坡下面的看见了唢呐张,他不知道怎么搞的,整个人挂在了那里,无风自动像个吊死鬼。

  “能。”唢呐张回答一声,扭了扭身体,也像我一样掉了下来。我们两个人在岸上停留了一会,把身上的衣服换了。我们带来的背包里有干的衣服,背包是防水的,衣服又用防水袋装了起来,所以现在能穿上干的衣服还得感谢梅如画的经验。

  换好了干净的衣服之后,顿时感觉舒爽了很多。唢呐张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说:“那些光是磷火。”

  我立即看过去,一团团绿色的光源附着在墙壁上,自动摇曳,像一双双绿色的眼睛一样盯着我们,把我盯得浑身都不舒服。“有磷火就有骨头……”我仔细的找了找,果然在岸边水旁边看见了一个个散落在这里的骨头,根据我的经验判断,这些骨头应该是人骨。

  我再次检查周围的环境,再摸了地骨之后,顿时心惊道:“不太对劲,我们来的时候经过的三百里黄门大道不应该那么快就结束了,我们现在的位置就在云盘山下,地骨是碧玉明珠骨,难道说我们已经终点站了?”

  我奇怪的看了一眼唢呐张:“你那么着急吗?别急,先看看再说,我们等一等梅如画和张雪。对了,我们刚才看见的那个张雪,到底是不是真的张雪?”

  唢呐张笑了笑:“这个我真不知道,当时我就看见她的状态不对劲。”唢呐张说完,拿起唢呐在一旁拧着自己的脏衣服。我越发觉得事情不对劲,可是我又想不到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过了很久梅如画和张雪都没下来,也许她们还在上面等我们的消息,我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烟雾弹,用尽了立即扔了上去,希望梅如画和张雪能够看得见。忙完了这一切,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干等了。与此同时,我也在想着在平台上要砍我们的张雪,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想着,突然眼前的水面噗通一声溅洒得到处都是,紧接着,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女人从水里钻了出来,她看了看我们,我们也在看着她,同时惊叫了出来。

  汪瑶大喊一声之后,手中突然多出了一个鱼叉一样的东西,对着我们就扑了过来,我立即躲闪到了一边,唢呐张伸手去抓她手中的东西,结果还真让她给抓住了,汪瑶惊叫一声之后放弃了手中的“鱼叉”,贴着墙壁哆嗦着,眼神中充满了惊恐。

  “发生什么事了?”我刚要上前问她,就见汪瑶浑身发抖大喊着让我不要过去,我立即停下了脚步,看了一眼唢呐张,还没说话,忽然又从斜坡上掉下来了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