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麒麟八子
更新时间:2019-08-12

  地洞整个坍陷了下来,黄土飞扬到处都是尘埃,幸好此地泥土柔软,又有棺材阻挡,这才没让我和唢呐张提前归西,就这样我和唢呐张也是满身泥土,就连嘴巴里都吃满了黄泥。

  不知道是谁伸手拉了我一把,把我从泥土里拉了出来。我刚钻出泥土就想破口大骂,还没开口就见眼前一个巨大的挖掘机正在作业,挖掘机上坐着的正是刘全有。我又把唢呐张拉了出来,他出来之后的脾气比我还差,上前把刘全有从挖掘机里拽了出来,按在地上一顿胖揍。我把唢呐张拉过来说:“行了,别动粗,打几下就行,人家好歹也把咱从阎王爷手里救了回来,你得学会感恩!”

  我说完对着抱着头的刘全有踹了几脚。我把刘全有从挖掘机里拽出来:“你是不是想把我们都搞死,这样就没人知道你偷挖盗洞的事了?你那花花肠子还真多,绕那么大的弯子,不就是想得到这块墓地好让你飞黄腾达么!”我说得没错,刘全有的确有把我们都搞死心,他只是有贼心没贼胆,要不然的话挖掘机随便几下就能让我们长眠于此。

  刘全有见事情败露,也不好说什么,低头哈腰的道歉,给我塞了个大信封。我知道这里面是钱,本来不想收的,想想本大爷受了那么多的委屈,这些钱就当是营养费和精神损失费了。

  我们也没打算怎么样,刘全有是刘全有,他想搞什么和我们没多大关系。刘全有家的事情就算了了,之后他还想干什么那就和我没多大关系,这一次钱没赚多少,差一点把本大爷的小命搭进去,算起来也不知道是得罪了哪路神仙,回去得好好把四方诸神都拜一拜,搞不好哪天身陷囫囵,也好有个神灵照应。

  回到我家的时候问起梅如画当时的情况说了出来,原来张雪下去之后就发现了刘钱氏,不过张雪似乎察觉到了异常,提前钻到了棺材里,我们刚下来的时候刘钱氏其实就在我们身旁,但我们是灯下黑,没看见。梅如画在棺材旁照着里面的时候,被张雪捂住了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这才导致我们看到的景象。

  从棺材里伸出来的惨白的手就是张雪的,当时幸好有张雪阻止了我一下,否则我和刘钱氏硬拼还不知道结局谁输谁赢,张雪似乎很了解宅祟,对付起来有一套她自己的办法,不过张雪的行为实在让我捉摸不透,真不知道这姑娘的身上还有多少秘密。

  奇怪的是,我提到梅如画身体僵硬穿着寿衣和刘钱氏对调了身份的时候,梅如画却是想不起来当时发生了什么了,我也觉得我们在地下的时候似乎有一个时间空白,在这个空白里发生了一件事情导致身体僵硬。

  “我闻到过一个香味,就是从棺材里散发出来的,应该是棺材本身的香味。”梅如画靠近我坐着,不时的看我一眼。我听她那么一说,立即意识到这是一种香幻。

  香幻是一种带着香味的木材经过药水浸泡之后而散发出来的味道,说是香味其实也不完全是,而是一种能让人心神宁静甚至会出现幻觉的气味,动物闻了之后很容易发晴,人闻了之后会出现幻觉,在出现幻觉的这段时间里,人根本记不住自己做了什么。

  “说到底,就是一种简易的机关。”唢呐张说,“我的唢呐声能够破除这种机关,但我不知道效果如何。”

  原来唢呐张在我喊他的时候他就听见了,开始吹唢呐,但是我们那时候正好进入了出现幻觉的状态,没听见唢呐的声音,后来香味逐渐变淡,我们才听见唢呐张吹出来的唢呐声。

  说起刘全有的私心,我们都没放在心上,他有私心是他的事,不管我们的事。梅如画说道:“我老公说得对,我早就发现刘全有这个人有问题了,只是我没机会和你们说。这家伙早就发现那块墓地是个风水宝地,找风水大师来看过,他想把这块地占为己有,自己挖了一盗洞找到了棺材,想把自己老娘葬进去,结果弄巧成拙,现在老太太也烧了,棺材也废了,真是天意不可违。”

  听梅如画又叫我“老公”,我顿时毛了:“你能不能不叫我老公?我和你什么时候定过娃娃亲?你再说小心我告你诽谤!”

  梅如画“唰”的一下从自己的小包里拿出一块黄布,抖索几下后展现在我的面前,认真的说:“你今年二十一是吧?我也是二十一,我和你呢是同年同月不同日出生的,我比你大一天,当年你爷爷屁颠屁颠的到我家和我爷爷定了这门娃娃亲,我爷爷临走的时候跟我说了,让我以后找你,当时可是有血盟的!”

  一听血盟我就头疼,这是一种谈不上古老却又十分久远的仪式,并没有史料记载,是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的血混合在一起,然后让两个孩子喝了,就算是定下了这门亲事,除非天崩地陷否则这门亲绝不能散,万料堂论坛正版通天报,要不然就会受到狠毒的诅咒,至于诅咒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在某些讲规矩的老一辈人心中,血盟是在婚姻问题上最高的承诺,比现在的法律还要管用,可也算是一种封建迷信,上不了台面,偏偏梅如画把这个当真了,就这样缠着我可让我心神疲惫,我连上个厕所她都跟着,生怕我脚底抹油开溜。

  如果抛去梅如画脸上的那道疤痕不谈,她长得算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别的不说,她的身材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该有的地方绝不吝啬,该瘦的地方毫无赘肉,特别是两条修长的大白腿,那可是我梦寐以求的。可我一看见梅如画脸上那道和蜈蚣一样的疤痕,我就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我不是“外貌协会”,可她那道疤痕看得我确实瘆的慌,要是大晚上的想那啥一下,一嘴亲到了那道疤痕,是不是很膈应?

  “定了血盟就不能变,一辈子也不能变!”梅如画正色道,“你要是变心了,我就殉情!我爷爷说了,我这辈子非你不能嫁!张雪和张青你俩替我作证啊,我在此发下毒誓,如果我梅二姐变心了,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老公,你也发誓证明一下你对我的心!”

  我心说我证明个蛋,我求老天爷让你该去哪去哪吧,我消受不了你的美人恩。幸好唢呐张说话转移了梅如画的话题,问我道:“无情,接下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得想办法先把张九爷家的碧玉麒麟找回来,张家老五和老三现在还惦记着我和张雪呢,不把碧玉麒麟找回来,鬼知道以后还有什么奇葩事等着我!”

  我本以为唢呐张的家和我家一样破破烂烂,得遵守着一些清规戒律,实际上他家和皇宫没什么区别,富贵人家大院,三进三出在里面转了半天差点儿迷路,若不是他回家之后一群人围着他转,我还以为这不是他家。

  “老一辈留下来的,没我多大功劳,我老爹死后这份家业就归我了,我也没心思去管,大部分都租出去了,刚才你看见的就是租客,平时我收的租金少,对他们也算是有恩,所以才围上来拍我的马屁,人之常情。”

  唢呐张说得轻描淡写,可在我心里却是无比震撼。我家就没他家那么发达,我爷爷死后我老爹正常上班,一个月三千多块钱的工资,猴年马月才能置办下如此大的家业。不过梅如画看了之后只评价了三个字:“一般般。”

  唢呐张带我来到了他的书房,书房墙壁上堆满了各种书籍,古今中外历史典籍应有尽有,他见我到处翻,问我:“你翻什么呢?”我说道:“我看看有没有什么小孩不能看的书,我也好过过瘾!”

  梅如画上来掐住了我的耳朵:“你要死啊,我那么大一个活人在你面前你不用,去找什么小孩不能看的书,你要看什么小孩不能看的书呀?说出来我听听!”

  我和梅如画这才过去,一看唢呐张拿出来东西,居然是一副画。这副画采用的是工笔画法,线条流畅,画的是一只麒麟带着八只小麒麟。我一见到麒麟,立即说道:“你给我们看麒麟干什么?”

  唢呐张说:“这副麒麟图,就是张九爷家丢掉的那个碧玉麒麟的样子,不过他家丢掉的是其中一只,而这里是完整的九只。”

  梅如画说道:“我记得我爷爷跟我说过,当年他们兄弟几人从山里一处古代阴宅内带回来了一样东西,听说就是麒麟……”梅如画看了看正在看一些历史书的张雪,“还有她,麒麟是和张雪一起被带回来的。老公,这些事你爷爷当年也在场!”

  我顿时明白过来:“怎么说,我爷爷和你们的爷爷,都认识了?他们当年把这麒麟带回来后又怎么样了?”

  唢呐张说:“麒麟和张雪被带回来之后,老兄弟几个陆续都死了,张九爷是最后一个死的!现在张九爷家的碧玉麒麟丢了,我看这段时间要有大事发生!”

  我正聚精会神的听着,忽然听身旁张雪突然开口了:“这是麒麟八子,是镇阴宅之用。”

  我去……我们三人都大吃一惊,张雪又开口说话了?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我这一生都在赌,赌钱、赌石、赌命!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