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玉麒麟 第21章 麒麟黄
更新时间:2019-08-21

  地骨相书源自“地骨志注”,作者为郦道元弟子刑如海,童子尿不在地骨相书中出现,而是在地骨志注中有过。

  当年刑如海被十二生肖王追杀的时候带着门徒来到了广西的千户楼,也曾遇到过白毛旱魃,最后就是用童子尿将白毛旱魃除了去。但是在地骨志注中却没有提到如何使用,而是以纪念的方式写下了这一段,并没有解释出使用方法。

  我瞥了他一眼:“我就知道你不是!我是!”梅如画立即找来了一个头颅递给了我:“尿这里面吧!你总不能……迎面冲上去洒尿吧?”

  我想想也对,随即尿了一泡,端着头骨去追白毛旱魃。在这漆黑的通道内端着用人的头盖骨临时坐成的尿盆去追一个白毛旱魃,这画面我可是从来就没想到过。

  梅如画一个劲的喊别洒了,我也觉得端着那么多的尿确实不太雅观,可特殊情况特殊对待,现在也想不了那么多了。刚跑了不多久,我就听见前方通道内出现了脚步的声音。

  我摇摇头,让梅如画用电筒照一照,电筒的光斑刚照设出去,就看见张雪迅速的往回跑,脚步之快难以想象,不大一会儿就跑到了我们面前,这时候,白毛旱魃就在她的身后,气势汹汹但他身上的衣服全都被扯掉了,露出一身白毛,格外的渗人。

  张雪跑到我们身边之后白毛旱魃也随之而到,我想也不想的就端着尿洒了出去,洒歪了一部分,另外一小部分洒在了冒白旱魃的脑袋上。

  我说:“我祂媽哪知道有没有用?我只是知道有这个办法,祖师爷可没告诉我这个办法就一定是有用的!”

  唢呐张有点不放心,拿起唢呐开始吹了起来。他吹出来的唢呐的声音在通道内形成了巨大的回音,震得我耳膜都疼,梅如画干脆捂住了耳朵。白毛旱魃看起来对唢呐张的唢呐声毫无感觉,它似乎看了我们一眼,随后再一次冲过来。

  我们都吓坏了,立即回头跑。这时候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跑起来耳朵旁边呼呼生风,可是没跑多远梅如画的体力就跟不上了,脚步明显放慢了下来,我一见这样下去也不行,跑也是死不跑也是死,不如拼个鱼死网破,我不好过我也让白毛旱魃不好过!

  心念一生我就不想再跑了,停下脚步拉住了梅如画的手将她挡在了身后,梅如画的满脸震撼,以为我当起了英雄要护她周全,正要说几句感激的话,我立即将她向唢呐张推了过去,随后拿起从白毛旱魃身上搜刮来的炸药就冲了过去。

  这一次贵州之行凶多吉少我自然知道,但我没想到我会死在这个反风水的通道内,大丈夫……我一边跑一边还在想着自己死得有多么委屈或悲壮,还没冲到白毛旱魃的身边就看见一道光从我身后照了过来,紧接着看见梅如画拿着个匕首随着我的脚步也跟着我扑了过来。我大喝道:“你傻X啊,你干什么?”

  梅如画面如死水,但眼神中却充满了悲壮:“我不能让我老公一个人死在这,你刚才护着我我知道,现在我要和你一起死!”

  我心道这娘们肯定是疯了,我从来就没有把她当成我自己的媳妇!可是她现在已经冲过来了,而且我和白毛旱魃之间的距离就剩下了两三米,再想后退已经不可能,要死就只能死在一起,如果炸药炸了,我都不能保证唢呐张和张雪也一定能活下来。这炸药威力巨大,在通道这种狭窄的空间里爆炸开来,我觉得我们四个人都得提前成仙。

  但我也不能让梅如画死得连个全尸都没有,我爷爷给我起了个“无情”的名字,但不是字面意义,无情是相对有情来说的,有情是说的众生,众生叫有情,或称为含识,即一切有感情、有见闻觉知之生命。无情是有情众生受报而依靠的没有感情,生命,没有心识的器世间,比如山川河流,石头泥土等等。说到底我爷爷的意思就是想让我如同山川河流一样无情但能永恒。

  现在看着梅如画能和我一起赴死,这当真是把我感动得差一点心动,可这时候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白毛旱魃可不和我们谈论古今你侬我侬,它一爪子下去,梅如画身上的包就被它抓在了手中。我见势不妙,立即拉开了炸药上的引线,也不管能不能给梅如画留个全尸了,反正都是死,不如死得彻底一点。

  引信拉开之后我的身体顿时被一股力量给托住了,回头一看原来是张雪在我身后托了我一把,顿时把我托到了空中,我心道这下好了,我还能祂媽的飞起来炸死白毛旱魃你这枸日的!此时,唢呐张也是拼了命,冲上来抱住了白毛旱魃的脚,让它活动不太自如方便我炸它。

  白毛旱魃却没想到我们四个人能回头来和它拼命,嘴里忽然发出了呜呜的声音,我立即明白原来通道内呜呜的声音就是这玩意发出来的,真祂媽的难听。它张着嘴对着我呼气,一股恶臭把我刚才吃下去的大饼差点儿给熏得吐了出来,见他大嘴张开了,我索性把炸药塞进了它的嘴里,借着身体下坠的力量又在她嘴里炸药上踩了一脚,正好把炸药踩进了它的肚子里。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完成这一连贯动作的,要是放在平时训练我半年我都未必有那么敏捷的身手,我落地之后看见梅如画还在它的手中,立即冲过去抱住了梅如画的双褪往下拉,可是梅如画的背包还在它的手中,它另外一只爪子伸到嘴里去抠炸药,正好腾出了时间给我们救梅如画。

  可是梅如画身上的背包是在腹部还有一根带子勒着,一时半会根本拽不下来,炸药随时都有可能爆炸,万分危急之下,唢呐张立即翻身其在了白毛旱魃的身上,用刀子割掉了梅如画背包上的带子。

  白毛旱魃见有人耙到了它的后背上,可能是觉得唢呐张的做法对它来说是极大的侮辱,伸手去抓唢呐张,我立即抱着梅如画使劲一拉,可是人没抓出来,却是把梅如画的裤子给拽了下来。梅如画刚才那股拼死的劲头过去了,此时也知道害怕了,又见我把她的裤子给拽了下来,露出了里面黑色的內裤,是又急又气又怕,嘴里大叫:“王无情,你拽我裤子干什么!快拉我下来!香港马报资料大全,”

  白毛旱魃的动作越来越慢,但是劲却很大,背包带子断了之后,梅如画还因为胳膊还在背包里,一时间又下不来,幸好张雪出手抓住梅如画的两条大长腿把她拽了下来,唢呐张刚想从白毛旱魃的身上下来,就被它又抓在了手中。

  这一次白毛旱魃似乎也觉得我们不好惹,对着唢呐张下死手,另外一只爪子对着唢呐张的腹部就掏,眼见爪子就要到了唢呐张的腹部,我想救也来不及也没办法救了。

  炸药已经塞在了白毛旱魃的肚子里,可是已经过去了一分钟也没炸,正在纳闷的时候,白毛旱魃去抓唢呐张肚子的爪子忽然停了下来,它的整个身体也不动了,随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正好把唢呐张给压在了身子下面。

  唢呐张发出了痛彻心扉的喊叫声,我立即冲过去检查,他的双脚被压在了下面,而此时白毛旱魃也不动了,睁着一双空洞的眼睛看着通道的顶部。

  我急忙抱着唢呐张的身体将他往外拉,一边拉一边问:“你怎么样,没事吧?快点,炸药随时都要炸!”

  梅如画把裤子穿好了,过来帮着我把旱魃掀到了一边,检查了一下唢呐张的脚,确实没什么大事。白毛旱魃虽然厉害,可也是人变的,因为缩了不少水,体重也没那么重,唢呐张的脚这样才保存了下来。

  可此时炸药还在它的肚子里,说炸就炸,刚要让他们快点跑,就见唢呐张抬起手说:“看,你弄的什么炸药,你点燃的不是引信,而是捆绑炸药的绳子!”

  唢呐张说:“应该是你的童子尿起作用过来,这玩意还真怕童子尿,可怎么不像电影里演的那样,童子尿一沾身就呼呼冒烟呢?”

  我其实也不知道,更不知道童子尿是通过什么方式起到作用的,是物理作用还是化学作用?这点恐怕谁都不知道,就连刑如海也搞不清楚为什么童子尿会起作用。

  不过,白毛旱魃算是被我们制服了,就是不知道它还会不会起来扑人,我上去检查一遍,忽然发现白毛旱魃身上的白毛在逐渐减少,特别是被童子尿泼到的地方,白毛明显都退去了。我立即想到,童子尿可能不是杀掉旱魃,而是抑制白毛旱魃,起到了束缚作用。

  这时,张雪忽然拉拉我的胳膊,让我去看它的眼睛,我一看,白毛旱魃的眼睛居然恢复正常了。但它的眼睛里一片死灰,没有一点儿反光的迹象,瞳孔扩散,人确实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我说道:“童子尿不是要杀掉旱魃,而是抑制它,让它不能活动甚至能够让白毛旱魃重新变回成人,不过变回来的也是个死人。”

  唢呐张正要说话,我忽然又看见它胸口上有东西,明黄明黄的,仔细一看,我大惊失色道:“麒麟黄,它身上有麒麟黄!”